同步到在路上
取 消
EN
搜索

当前位置: 运输人网 > 资讯 > 运输行业 > 行业快讯 > 今年快递量都够 价格战已无从打起?

今年快递量都够 价格战已无从打起?

2020-10-14 08:57:05

  “今年量都够,不用打价格战。”

  谈及今年轰动一时的“8毛发全国”价格血战,义乌市江北下朱村周边一家圆通速递网点的业务员向记者表示,往年打价格战主要是为了完成指标,而今年受益于大量电商涌入村庄,以及抖音平台客户高频爆单带来的业务增量,价格战已无从打起。

  不过,在增量市场为局部行业生态带来新变化的同时,2020年,各大快递企业单票价格持续下滑,价格战依旧如火如荼。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调查六省乡镇基层网点生存现状,走访义乌、上海等地发现,在这场看似消费者享受低价福利的战事中,关于谁是最大的牺牲者,仍值得探讨。

价格战局部熄火

  江北下朱村是义乌市典型的网红产业集聚区,身处全国快递价格洼地,这里的直播电商无论售卖什么价位的产品似乎都有底气喊出“全国包邮”。

  公开信息显示,义乌是贡献全国第二大快递业务量的城市,仅次于广州,今年6月,义乌市政府发布加速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力争2022年直播电商交易额突破1000亿元。

  疫情之下,直播电商不仅是义乌抢抓的风口,也是全国的风口。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年(上)中国直播电商数据报告》显示,上半年,直播电商交易规模达4561.2亿元,持续保持三位数增长。中信证券研报认为,直播电商今年成交总额有望增至近万亿元,或催生快递需求100+亿件。

  2020年8月,全国快递业务同比增长36.5%,但各家快递企业单票收入持续呈下降趋势,已低至2元/票左右,战事激烈。不过,从局部来看,一度沸沸扬扬的价格战也出现提前熄火迹象。

  “我觉得今年的价格不会大跌,最近这段时间其实也在打价格战,但价格一直没被拉低,因为今年义乌局部爆单的量加到总的单量中来了,下半年旺季阶段,价格依然有上升空间。”义乌市一家一级快递网点的负责人说道。

  关于目前的快递价格情况,记者近日走访北下朱村及周边多家快递公司网点了解到,以圆通为例,若日寄件量达1000件,300g以内的包裹每票1.7元,300g~500g每票1.8元,500g~1kg以内单票价格为2.1元。如果日单量稳定增加,单票价格仍有下降至1元/票左右的空间。

  中通方面,据了解,9月下旬进行一次调价,若同样以日寄件量1000件为例,在均重不超过一公斤时,每票最低2.8元,为北下朱村快递公司中最高价格。此外,记者还了解到,为备战“双十一”,部分快递公司预计每票再涨2~5角。

  值得注意的是,在直播电商发展迅猛的江北下朱村,低价并不总是奏效。

  走访中记者了解到,北下朱村的商铺一般为电商客户提供支持抖音、快手等多平台的代发快递服务,在出现爆单情况时,快速收件能力、丢件概率及售后服务质量成为商家选择长期合作伙伴的重要考量标准。

  一家日杂供应链店铺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虽然部分快递公司可以给出市场最低价格,但因为存在爆单情况下收件响应不及时,丢件问题严重,售后服务跟不上等问题,他宁愿选择与单票价格更高的快递企业合作。

今年快递量都够 价格战已无从打起?

下沉市场崛起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20年8月,农村地区收投快递达200亿件,增速超过城市,然而,下沉市场的崛起,也考验着快递企业的末端承载能力。

  王文华是河南清丰县下一家韵达快递乡镇网点负责人,2020年,其网点的派件量同比每天增加100多件,夫妻二人新雇了一个帮手,并添置了一辆货车。

  2020年5月,王文华从县级公司接到口头通知,派费从8毛降到5毛。让他感到无奈的是,快递量的增加带来了更高的成本。

  “疫情之后派费从8毛降到5毛,再扣除短信费、人工费,剩下的就不多了。”李文欣在江西乐安县经营着一家涵盖中通、韵达、申通、圆通业务的乡镇综合服务网点,今年他们遭遇了派费的整体下调。

  李磊在陕西城固县下乡镇经营一家圆通妈妈驿站,比起传统网点,李磊认为驿站的系统更“完美”,系统会根据快递自动编号,这让其网点客户取快递的时间明显短于其他网点。“如果服务态度再好些,口碑可以带来更多快递量。”

  不过,新增收入也被抵消了。李磊今年接到派费从8毛调降至7毛的通知。“快递量一多就会降派费,每个月只能挣那么多。”

  “派费从1块降到8毛,但其他支出不变,真的赚不到什么钱。”福建的一家申通快递网点负责人孟晴今年在接到派费下调通知后曾找县级网点负责人沟通,她告诉对方,没有动力继续经营。

  除派费普降,运营成本投入持续增加之外,各种罚款是受访的多省基层乡镇网点负责人关心的第二件大事。

  “每天派件必须要有10条物流好评”,多位乡镇网点负责人表示每天都无法完成这项硬性指标。

  签收环节的时间限制也让他们两头为难,按照某快递公司县级网点要求,每晚8点前要完成所有签收工作,为了减少罚款,他常常替客户提前签收,但随之而来的是客户投诉带来的每票300元的罚款。“每天中午12点去拉货,忙的时候甚至要到夜里12点才能理好。”一位乡镇网点负责人说道。

  “发件量不达标要扣款,相当于变相压缩利润。”吉林的刘帅同时经营申通、百世、韵达三家快递网点,今年快递量涨到去年的三倍,4月份,他新购置一辆大货车,雇了两个帮手。与此同时,今年县级网点也给出更高的发件量指标。

  “快递市场价格战今年表现更为激烈,价格战的消化主体在快递总部,但加盟网点因物流链的利益传导也是受伤者。百姓看似享受了低价,但恶化的竞争环境或让部分快递基层网点坍塌,最终消费者整体也会受害。”物流行业专家杨达卿向记者表示。

默认规则

  价格战背景之下,一些新的变化正在缓慢发生,例如,在城市末端最后一环,快递员上门送货服务正在成片地消失。

  2020年,张维每天的派件量从200多件增至300多件,派费1.3元/票。为完成工作量,通常情况下,他会“看人下菜”。

  “两个月的时间可以摸清大家的习惯,投柜七八次对方不投诉,就继续投。”

  1996年出生的张维是上海的一名快递员,平均月收入1.3万,在此之前,他是一名程序员。工作一年后,通过多次试投,他对每天需要配送的六个小区的客户习惯,了如指掌,精确到人。例如,他清楚地记得某户夫妻,一人排斥投柜,一人排斥上门送货。

  通常情况下,张维只会给有明确要求的客户上门送货,对于未提出要求的客户,视为默认规则。

  如今,这种默认规则正在被大范围使用。

  2020年4月的一天,刚搬入新小区的余熠突然滑到一条三天前的短信。短信显示,凭取件码至小区门口的菜鸟驿站取件。关于他的快递,仅有这条短信。

  今年4月,“四通一达”上海部分网点正式入驻驿站,据三位菜鸟驿站负责人和一位邮政配送员透露,邮政方面预计明年入驻驿站。在这种合作模式下,上门送货只发生在两种情况下,一是客户明确要求送货上门,二是菜鸟驿站主动上门配送大件或重件。更多情况下,客户被引导至驿站取件。

  对于末端派送发生的变化,部分快递企业在2019年年报中给出以下说法。那么是否还可以享受送货上门服务?

  “拓展多元化派送形式”“公司业务人员会根据客户要求及实际情况进行多元化的‘最后一公里’派送”“公司战略投资菜鸟驿站,近一步加强末端建设与菜鸟驿站的合作,通过利用菜鸟驿站的网点,进一步提升公司最初一公里的揽件和最后一公里派件服务”。

  对于当下的配送情况,杨达卿表示:“恶性价格战已让部分快递基层网点无利可图,这也造成一线快递人员大幅流失,进而造成快递末端网点人力不足,仅剩人力的配送压力较大,部分快递员也是为了保证准签率(避免因遭遇带来的经济处罚),不得已采用寄存入柜。基层网点快递员背负两座山,一是价格战带来的低收益大山,个体无力阻挡;二是数字平台的准签等经济处罚大山,个体难以申辩。”

点击关键字阅读相关文章: 文章来源: 驿站
阅读
收藏

评论

评论内容最少2字,最多200字
同步到在路上
热门活动
品牌车系用途
推荐品牌
说说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