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到在路上
//www.yunshuren.com/article-8077.html
复制链接到微信中
取 消
EN
搜索

当前位置: 运输人网 > 资讯 > 运输人生 > 运输人故事 > 陈亮:走过那些车匪路霸横行的日子

陈亮:走过那些车匪路霸横行的日子

2017-02-14 10:35:00

  陈亮是一名有20年驾龄的运输人,却更像是一位闯荡江湖多年的功夫高手,他诉说的经历可以用“惊险刺激”来形容,但他却语气平稳,运输人记者也跟着他的记忆回到了20年多前。那些年,陈亮在运输路上的日子并不好过。

  陈亮生于1973年的冷冬,算是个“车二代”,父亲是汽车兵转业,在永州市湘运公司开着老解放跑运输。陈亮从小便跟着父亲跑车,帮忙做一些递扳手、开灯、关灯的小事。初中毕业后,他做了8年的修理工,修理期间也开车,驾驶过解放、东风、柳汽、江淮、江铃,之后他自己买车拉些散货,驰骋在广州、长沙、深圳、广西的运输路上。

陈亮:走过那些车匪路霸横行的日子

  他不记得自己已经跑了多少万公里的路,但那些运输路上的重重风景仿佛都标记着陈亮在运输路上“摸爬滚打”的难忘岁月,也许正是那些运输路上的经历“成就”了他今日沉着冷静的处世风格。

  1997年,社会信息技术还不够发达,做生意都是现金交易,移动电话也并不普及。陈亮在运输途中经常会路过一些山路,由于地处偏远,车匪路霸在那里非常猖獗,所有过路车都要拿“养路费”。陈亮回忆说:“那时候走到各省交界、各县交界的时候,经常会有车匪路霸拦路敛财,我遇到过很多次,有时候掏几百块钱能打发掉他们,但有时几百块钱也不能让这些人满意。所以,我们每台车上都放着自制的防卫工具。”

  他想起1998年路过湖南广西交界处所经历的一次惊险,“那次是做生猪生意,那一车生猪价值8万多元。我们拉着这些‘生猪款’在回程路上,遇到车匪路霸在狭窄的山路上堆了大石头和木头来拦车,就在我下车搬运的时候,他们拿着砍刀、钢管、棒子出来向我们敛财。”那群人气势汹汹,陈亮见苗头不对,挎着一兜子钱就拼命的跑,他说:“对方人太多了,我跑到一个坟地里,一直躲着不敢动,头上、身上都挨了钢管受了伤……”陈亮胆战心惊的躲在坟地里,直到一个多小时之后,同伴拿着手电找到他。

  陈亮在运输路上经过百般惊险,甚至是生命的威胁,却都因为生活而“咬牙坚持”。他说:“偶尔还会碰到吸毒的人跑出来拦路,吸毒的人还算好打发,给一二百块钱就会放过我们。碰到车匪路霸,身上的钱都得被搜走,我们才走得掉。”

陈亮:走过那些车匪路霸横行的日子

  陈亮的回忆中,运输路是一条惊险刺激的冒险之路,他说:“早些年没有高速路可走,在崎岖狭窄的山路上,车辆只能慢慢行驶,想要劫财的人骑着摩托就能追上我们。那时候拉生猪为了赶时间,一天只能吃一次饭,吃喝拉撒都在车上,和搭档交班的时候,都是将座位放平后,抓着方向盘跳着交换,就是不敢让车辆有丝毫的停顿。”

  他说起这些刺激场面滔滔不绝,他想起第一次去拉树木,“走山路运树木,过弯道的时候,车转一次弯是转不过来的,必须往后倒再向前走,向前走就会撞到山,向后倒也撞,前后得撞三次。”陈亮身边的老师傅告诉他,车子左倒的时候人就右倒,保持平衡,不要害怕。陈亮说:“那时候开的都是单桥车,真是危险,我都吓得尿了裤子。”

  或许正是因为见多了”大风大浪“,现在的陈亮遇到路上的情况才会不慌张。2008年冰灾那年,陈亮堵在路上两天两夜,“其他的车碰碰刮刮,只有我的车没有碰没有刮,安安全全回到了家。”还有一年下山路上,淋水器管被堵住,刹车失灵,他也凭着高超的技术停下了车。

陈亮:走过那些车匪路霸横行的日子

  回忆着这走南闯北的20年,可以说的故事有太多,但也说不尽作为一名”老资格“的运输人的心路历程。“广州皇甫大道,一辆日系车被前面的拖拉机追尾。拖拉机上拉着竹子,全部贯穿到那辆车上;广州方头大道,有人横穿马路,被车流滚得只剩残破的衣衫……”陈亮见过鲜活的生命在眼前转瞬即逝,也有因生活的不如意而内心挣扎。他笑着说:“现在我也算是老司机,开了这么多年车,交通事故看得也多,心中就两个字——安全。”

  陈亮肩扛着家庭的责任与重担奔波,“我们山区收入低,消费高,人均工资2000元左右,运输行业均以散户为主,现在都是大公司、大集团运作,散户赚钱非常困难。” 他说:“虽然现在车的质量好了,路也好走了,但是运费还和十几年前差不多,很多驾驶员都转了行。”运输人为了生活疲于奔波,陈亮也落下了一身“职业病”,肠胃炎、颈椎突出、腰椎突出……

  面对生活的重重考验,他都能够沉着冷静的面对,“以前最着急的是交了‘养路费’却没货拉,现在交通治安越来越好了,运输路上也不会那么忐忑了。”但是,现在快递业发展飞速,市场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运输行业垄断性质愈发突出,陈亮在邮政工作十余年,时常感慨自己所从事的运输行业只有冬天,没有春天。但他对未来运输行业还是有所期待:“如果国家能够出台相关政策,假设每个县的货车控制数量,我们搞货运的是不是也能迎来春天呢?”

陈亮:走过那些车匪路霸横行的日子

  2007年,陈亮买了一台江淮骏铃挂靠在邮政快递,“每天要很辛苦的拉货,自己上货卸货,像过年比较忙的时候,妻子孩子都来帮我,全家一起跑运输。以前跑长途的时候,家人非常担心我,我觉得亏欠她们很多。现在我跑短途,天天和家人在一起,已经感觉非常幸福。”2016年的康铃节油大赛中,陈亮与简诗军斩获亚军,这是他运输生涯中的一个小小的荣誉,他说领奖的时候心情很不错。

  陈亮已经年过四十,他或许曾经有过失意有过心酸,但在家人面前,都化作一腔绵绵的温情和拼搏的勇气。人生总会遇到许多不曾预料到的情况,难得的是保持冷静乐观的心态面对挑战,迎接你的也会是希望和光明。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运输人》www.yunshuren.com。

点击关键字阅读相关文章: 文章来源:运输人
阅读
收藏

评论

评论内容最少2字,最多200字
同步到在路上
说说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