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到在路上
取 消
EN
搜索

当前位置: 运输人网 > 资讯 > 运输装备 > 企业访谈 > 何光远:薪火70年 解放在征途

何光远:薪火70年 解放在征途

2020-07-07 13:00:00

  “汽车记忆”系列丛书之《新征途——解放研发70年》,由帮宁工作室创始人葛帮宁编著,近日由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发行,于7月3日在吉林长春一汽解放总部发布。该书收录了23位汽车人的口述故事,展现了一幅壮丽的解放研发历史画卷。原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原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耿昭杰,中国一汽总经理助理、一汽解放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汉杰分别为该书作序。从今天起,我们陆续刊发这3篇序言,以飨读者。

何光远:薪火70年 解放在征途

  薪火70年,解放在征途

——何光远

  今年是中国汽车工业诞生70周年。

  中国汽车工业的发端并非自第一汽车制造厂建设开始,而是从新中国诞生不久的1950年初——中央人民政府重工业部成立汽车工业筹备组时就开始了,至今正好70年。

  中国汽车工业发展70年,也就是中国汽车工业技术发展70年。因为汽车工业筹备组最初的领导人,一位是郭力,他是一位具有很高政策水平和领导能力、多年从事军事工业的老干部;另一位是孟少农,他是一位具有渊博知识、海内外知名的汽车专家。这样的领导组合必然使得新中国的汽车工业和汽车技术同步诞生、并肩前进。

何光远:薪火70年 解放在征途

  今天我为之作序的这本书正是对中国汽车工业技术70年发展之路的一个系统回顾。

  翻开这本书,中国汽车工业和汽车技术前进的脚印就清晰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到今天,这条薪火相传的路已经整整走过了70年。

  1950年1月10日,时任中央重工业部副部长刘鼎同志找到时任重工业部技术室主任孟少农同志,开始着手规划中国的汽车工业。接下来的两个多月就是普查中国的机械工业现状。那时候,中国还没有全部解放,国民党旧政权给我们留下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百废待兴的烂摊子,普查工作的艰难可想而知。孟少农同志带领的普查团队在上海调查时曾经历过两次国民党空军空袭。

  就是在这种困难的处境中,1950年3月27日,汽车工业筹备组正式成立,暂在灯市口胡同办公。筹备组主任是郭力,副主任为孟少农、胡云芳。

  筹备组面临的第一个紧迫问题就是尽快广纳人才。筹备组吸纳的人才大致来源于四个方面:一是从晋察冀调来的干部,如胡亮、吴彦儒等;二是从各地抽调和吸引而来的专业科技人员,如吴敬业、王玉京、张致中等;三是海外学成归来的专家,如支德瑜、陆孝宽、杨南生、翁世功、励承豪等;四是大学应届毕业生,如刘经传、陈善述、汪声銮、李松龄等。正是他们这些人,组成了中国汽车工业萌芽时期的核心力量,成为中国汽车技术的第一簇火种。

  1950年7月,筹备组汽车实验室成立,从而诞生了中国汽车行业第一个研发机构。后来,汽车实验室逐渐演变成一机部汽车拖拉机研究所。在一汽建成后,一机部汽车拖拉机研究所的汽车业务部分又迁往长春,成为长春汽车研究所,最后又成为一汽技术中心。70年来,日月变迁,但是从汽车实验室开始的这支技术力量队伍始终坚持自主的发展道路,为中国汽车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更为难得的是,这里培养出了数以千计的优秀人才,他们遍布中国汽车行业,并成为行业的骨干力量。

  汽车实验室和长春汽车研究所还走出了中国汽车界的顶级科学家。除了我国汽车界最早的一位学部委员孟少农同志,还有张德庆、杨南生、郭孔辉和李骏4位院士。如果把汽车实验室和长春汽车研究所比作中国汽车界的“黄埔军校”,也是丝毫不为过的。

  我是1956年进入中国汽车行业的,不能算是对中国汽车行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发展全过程的亲历者。但是,我看了这本书后,仍然禁不住被书中23位口述者的奋斗经历所感动、所震撼。他们是一群真正的中国汽车人,他们是中国汽车的中坚力量。

何光远:薪火70年 解放在征途

  我给葛帮宁的“汽车记忆”系列丛书写序,这已是第三本。这本书和以前的书的不同之处在于,以前的书多是第一代汽车人的回忆,让我们回顾那火红的时代,获取宝贵的精神食粮。而这本书,横亘70年,从当初汽车工业筹备组那小小的四合院,写到了中国汽车蓬勃发展的今天。

  在此,我看到了中国第一代汽车人是如何在战后的废墟上建起了中国汽车工业,看到了一汽人是如何克服重重困难制造出了东风和红旗轿车,看到了解放卡车是如何从第一代发展到具有国际一流水平的第七代,看到了我们是如何攻克汽车技术的巅峰——发动机高压共轨技术,也看到了一汽解放如何学习华为的流程化组织建设,实施“征途”计划,来保证一汽解放“中国第一、世界一流”的战略目标。我更看到了他们的一个共同信念—从70年前传承下来的信念—自主创新。这才是他们成功和胜利的根本。

  要不要自主创新?这是中国汽车工业老生常谈的话题。回顾中国汽车工业发展70年的历史,自主创新始终是中国汽车工业的灵魂和传统,即使中间有过这样那样的迷茫和挫折,但中国汽车自主创新的基因,从未被抛弃。

  若干年前,曾有过一次被民间戏称为“××之争”的讨论。实际上,这种讨论并非方向之争,而是路线之争。方向是不容讨论的,那就是一定要建立新中国自己的汽车工业。而如何实现这个方向,则是路线问题。

  路线实际就是两条。一条是和世界汽车名企合资,希望“市场换技术”;另一条是对外合作,努力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和技术,坚持自主开发。一汽解放无疑走的是第二条路。

何光远:薪火70年 解放在征途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整个世界陷入瘫痪,各国经济受到很大冲击,而中国的汽车产业也深受其害。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汽车产销数据,4月我国乘用车销量同比下滑2.6%,其中,中国品牌乘用车销量下滑得更加严重,达到9.4%,市场占有率下滑到34.6%,创下2014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与其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商用车销量达到历史新高,同比增长31.6%,重型货车更是异军突起,同比增长61%。商用车市场的中国品牌占有率达90%以上,一汽解放居于首位。这充分说明一汽解放走的路是正确的。

  一汽解放的优异成绩是一代代一汽人创造出来的。这本书的口述者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20世纪60年代出生的,他们是一汽解放新生一代的管理者和技术带头人,为一汽解放和中国汽车工业做出了骄人的成绩。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这是我看过此书后最感欣慰的地方。他们接过了前辈的重担,也继承了前辈的精神。而这种精神就是薪火相传70年的自主精神、解放精神。

  下面我摘录他们在本书中口述的一些片段,从中可以看出他们的境界:

  郭立群是一汽技术中心第一位女部长,她说:“技术进步不是突变,而是渐进式的积累过程。如果没有前面几代研发人的艰苦努力和积累,也就无法成就解放商用车今天的辉煌地位。”

  钱恒荣:“2003年,CA6DL发动机投产,这是中国第一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发动机,被评价为跨越时空20年—使我国发动机的水平与国外一下缩短了20年差距。”

  朱启昕:“如何保持解放基业长青?胡汉杰董事长确定了以流程化组织建设为管理的变革方向,启动了征途项目。我将以此为指引,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融合为契机,带领解放全员全体系向着‘中国第一、世界一流’的智慧交通运输解决方案提供者的战略目标不断迈进!”

  吴碧磊:“如果不向其他欧洲厂商学习先进技术,我们就不可能开发出具有国内最高水平的商用车。开放的目的是用好外部资源,但最终还是要回归自主。”

  赵国清:“华为方法论对我们也很适用,我们可以结合解放业务现状重构流程管理体系。解放的目标是‘中国第一、世界一流’,要实现这个目标,就要有世界一流的管理体系……”

何光远:薪火70年 解放在征途

  一汽解放学习华为体系项目的名称是“征途”,这个名字对于一汽解放来说、对于中国汽车工业来说,都是十分贴切的。中国汽车行业走到现在,只是万里长征走出了第一步,前面的道路还长,任务还重。我们只有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方得始终。

  现在,中国制造已经在世界上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中国航天、中国航空、中国船舶、中国高铁、中国5G……什么时候中国汽车能和他们并肩站在一起?这是中国汽车人的历史责任。

  最后,还要说说自主创新。自主创新不仅仅是中国汽车行业要走的路线,更是我党的基本治国方针。毛泽东同志曾经说过:“我们的方针要放在什么基点上?放在自己力量的基点上,叫作自力更生。”习近平总书记也多次强调指出:“中华民族奋斗的基点是自力更生,攀登世界科技高峰的必由之路是自主创新。”现在,国际上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我们必须更加坚持走自力更生的道路。

  中共十八大提出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明年就是第一个一百年了,中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2049年是第二个一百年,中国要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到那时候,中国必然成为世界上的汽车强国。

  对此,我深信不疑。

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站观点。

点击关键字阅读相关文章: 文章来源:一汽解放
阅读
收藏

评论

评论内容最少2字,最多200字
同步到在路上
说说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