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到在路上
取 消
EN
搜索

当前位置: 运输人网 > 资讯 > 运输装备 > 企业访谈 > 从J3到J7 吴碧磊堪当解放商用车研发“领头雁”

从J3到J7 吴碧磊堪当解放商用车研发“领头雁”

一汽解放
进入品牌专区

2020-11-27 08:59:40

  “他这个人,特别执着、较真、务实,啥活儿交给他,肯定放心!”

  “我想叫他‘吴铁人’,我觉得自己就挺能‘熬’,但发现比不过他!”

  他,叫吴碧磊,解放商用车研发带头人。1956年7月,CA10型解放卡车问世,终结中国不能造车的历史,作为民族汽车最响亮的品牌,迄今,一汽解放共推出了七代产品,他参与研发的就有五代,从J3到J7,从干将,到主帅。

从J3到J7 吴碧磊堪当解放商用车研发“领头雁”

  吴碧磊,现任一汽解放公司副总经理兼商用车开发院党委书记、院长,因在领军中国重卡自主创新的征程中矢志不渝、屡立功勋,今年他光荣当选全国劳动模范。

年纪轻轻 勇擎J6帅旗

  在国内商用车领域,解放J6的王者地位毋庸置疑——这是我国第一款具备“国际水准”的高端重卡,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且市占率多年蝉联第一。

  2000年,解放开启第六次自主换代,勇扛“J6项目经理及技术总监”重担时,吴碧磊不过30岁。当时,中国和欧洲先进重卡的制造水平相差近30年,很多研发人员甚至连国际高端重卡长啥样都没见过,“没有技术引进,完全自主创新”,难度可想而知。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一方面是因吴碧磊长期刻苦钻研,积淀了深厚技术底蕴。

  1992年,大学毕业入职之初,吴碧磊就深度参与了J3的研发。J3驾驶室坐在发动舱上的平头化设计,结束了一汽40多年只生产长头卡车的历史,并彻底实现了柴油化。其后,他参与设计的J4、J5,则使解放成功切入重卡市场。对解放而言,这三代产品无不具有里程碑意义,而历经三次产品升级的锤炼和磨砺,吴碧磊厚积薄发,光华毕现。

  另一方面,吴碧磊“无惧失败,敢于冒险,大胆设想,又严谨认真”的性格特征,也是他年纪轻轻便敢“勇擎帅旗”的重要因素。

  “我比较执着、较真,甚至有人说我钻牛角尖、完美主义,但我觉得,搞技术就得这样,否则就不合格”,吴碧磊说。

  2007年初,J6试验车点火起动时,转向系统偶尔会发出“吱吱”声。吴碧磊怀疑是北方冬季过于寒冷所致,虽非大问题,但“追求完美”的他不能容忍一点瑕疵。可零部件太多了,到底是哪里引发异响?每天清晨5:30,他就顶着刺骨寒风出门,第一个赶到单位测试,陆续带领团队做了30个方案,连续两个多月,一次次的失败没有让他气馁,直到找到根源。

从J3到J7 吴碧磊堪当解放商用车研发“领头雁”

  就这样,吴碧磊率队一路解决技术难题1500余项,实现技术创新300多项、取得专利100余项,一次性完成了J6产品5大平台、12个系列、300余种车型开发。

  2007年7月,“划时代”的解放J6驶下生产线,中国商用车从此跨入世界级水平。2010年,J6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我国重型车首次登上国家最高科技领奖台。

用户初心 成就“国民重卡”

  和吴碧磊交谈,他经常提到一个词:用户初心。即,搞产品研发,要时时替用户着想。

  作为一名汽车研发工程师,“每月至少跑一次市场,一次至少一个星期”,是吴碧磊的常态。天南海北的建筑工地、港口矿山、运输车队……只要能见到卡车用户的地方,他都去。为了解车主需求,他在高速路口熬过夜,在乡间小路拦过车,在泥泞坑道中拍过照,同事们感慨:“他的设计图,更多是来自于那些或蜿蜒曲折或砂石飞扬的路上”。

  2014年初,吴碧磊走访北方运煤线时发现,冬季经常堵车,有时一堵一天多,司机们又冷又饿,却舍不得打着发动机取暖。“如何帮他们解决现实的堵点、痛点问题?”吴碧磊迅速开动脑筋,当年底就带队开发出J6北方版:不仅增设了驻车加热系统,还在驾驶室安装了逆变器,可将24伏电源转成220伏,供副驾烧水做饭,并通过技术改进,使车辆能够在长江以北地区使用0号柴油,相较此前使用的-35号柴油,每箱油可为车主节省700元成本。

  领航版、质惠版、北方版、南方版、西南版、寒区版、港口版……根据不同地区经济发展程度、气候、工况等带来的不同用户需求,吴碧磊团队“每年都要推出数十款新车型,每款都有几十项升级”。以致有“菜鸟”蒙圈,在网上发问:“一汽解放到底有多少个版本?”而卡友饱含赞赏的回答令人莞尔:“多的你想不到!”

从J3到J7 吴碧磊堪当解放商用车研发“领头雁”

  “搞研发,既要引导需求,又要贴合需求,要找到二者平衡点。”吴碧磊说:“其实,对标国际高端产品的J6刚上市时,因国内购买力还没跟上,销量并不理想。我们也是在充满曲折和摔打的过程中,逐渐坚定了技术导向、市场导向并重的开发路线,深刻认识到应该把合适的技术在合适的时间点投放到合适的细分市场。”

  源于“心系用户、精益研发”的务实态度,2009年后,J6销量大爆发,年均销量增幅高达59.3%,迄今累计销售逾120万辆,销量、市场份额双双行业第一,被广大用户誉为“国民重卡”、“挣钱机器”,也使因激烈竞争一度跌出行业前三的一汽解放重新“王者归来”。

耐住寂寞 挺进“智行天下”

  如果说J6的目标是追上国际水准,那么J7的志向则是领跑行业未来。

  2011年启动立项的解放J7,主打高端智能化,是解放产品又一次脱胎换骨的创变。面对人机交互、无人驾驶等系列新技术的挑战,吴碧磊带领团队开始了新一轮冲锋。

  “难点很多。比如,作为自动驾驶车,控制器的运算能力和通道带宽都比传统车有大幅升级,目前国内其他车企都是依靠供应商提供电子电气架构,而我们自主开发了整车EE架构,只有把这个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总体掌握汽车电控系统性能,实现对功能安全、信息安全的控制,不被外部卡脖子……”每每谈起技术,性格内敛的吴碧磊就容光焕发。

  又是经过7年艰苦攻关,2018年4月,解放J7正式下线。自动装货、行驶、转向、停车、卸货……在发布会上,搭载有L4级智能驾驶系统的解放J7,流畅演示了解放的智能世界,而解放专为港口研发的ICV,更是惊倒众人——其在设计上干脆取消了驾驶室,完全通过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来保障无人作业的安全可靠,为全球首创。

  “研发很烧脑,班上班下,控制不住总在想”,除了工作,吴碧磊心无旁骛,“吃穿用,无所求”。用同事们的话来说,“一辆高尔夫开了好多年,一年四季就那几套衣服,都50岁的人了,仍然几乎每天早6点多上班,晚10点多下班,到外地出差,飞机上还在准备相关材料!”

从J3到J7 吴碧磊堪当解放商用车研发“领头雁”

  “自主研发没有捷径可走,需要时间积累和技术沉淀,要沉下心,耐住寂寞,要熬的住”,记者面前的吴碧磊,面容平和、目光坚毅。

  时至今日,吴碧磊仍在不辍学习,每天笔记写得工工整整,每个小长假都要啃几本书,无论创新领衔攻坚,还是管理流程再造,都毫不含糊。他说:“一汽是共和国汽车长子,解放是一汽的根,在带领民族汽车品牌走向世界一流的征途中,我们必须脚踏实地,‘勇’无止境。”

点击关键字阅读相关文章: 文章来源:工人日报 一汽解放
阅读
收藏

评论

评论内容最少2字,最多200字
同步到在路上
热门活动
品牌车系用途
推荐品牌
说说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