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到在路上
取 消
EN
搜索

当前位置: 运输人网 > 资讯 > 运输装备 > 企业访谈 > 从看客到盟友 他凭什么俘获快递企业的“芳心”

从看客到盟友 他凭什么俘获快递企业的“芳心”

2019-12-28 09:00:00

  一辆“汕德卡”卡车平稳行驶在道路上,在行人看来这辆车没有什么新奇之处,但对车内的记者来说完全是另一番感受:虽然主驾位置乘坐有一名驾驶员(安全员),但基本可以实现零操作,启动加速、行车跟随、换道避障、转弯停车等操作全由智能系统完成。

  这是中国重汽集团2020年商务大会召开前的一场智能车辆驾乘体验活动,参会代表们零距离感受到了智能网联汽车产品的先进性能。

从看客到盟友 他凭什么俘获快递企业的“芳心”

  以一辆亮眼的智能卡车开场,中国重汽2020年商务大会亮点纷呈,也向快递行业传递了重要信息。

  作为商务大会的主持人,刘培民的忙碌程度可想而知,只能专门利用中午不到一个小时的吃饭和休息时间,才“帮助”记者完成了这次专访,事后他又全心投入到会议当中。

  几片生鱼片、几块烙饼,是刘培民中午的一顿简餐,专访就在边吃边聊中进行。

曾经是“拉沙子”的“双11”看客

  中国重汽如今已成为中国公路物流的重要力量,成功实现了公路用车在快递快运领域的突破,众多快递快运企业均与中国重汽达成合作。近年来的“双11”“双12”,中国重汽不再是看客。

  但刘培民说,几年前,重汽的产品在快递企业看来还只是用来“拉沙子的”。

  “中国重汽是一家做工程车见长的企业,重汽的自卸车占全国的份额在27%以上,搅拌车占全国的份额55%以上。对以拉轻抛货为主的快递物流车辆,过去我们一直没有很合适的产品。当年,我们去上海拜访快递物流企业带去了两款样车,一款载货车和一款牵引车。当我们宣讲完产品之后,会场一片安静,对面的快递企业代表什么话都没说。然后我们去现场看车,一位快递公司的负责人问我:‘刘总,你的车板簧这么厚,这么多,车架这么高,是不是拉沙子的?’当时给我的刺激非常大。”

  “快递这个行当轻抛货很多,他们追求的是装载容积,希望单车的容积最大,而不是承载力最强。听完这些话之后,我豁然开朗,后来我就把用户的原话带回来给我们集团的高层。”

  “重汽的车是拉沙子的”,这句话也深深刺激了重汽的研发人员。为了更加精准地面向快递市场,刘培民亲自带队进行市场调研,仅用了半年时间,就推出了2款快递车型:一款是9.6米载货车,货厢容积70立方米;一款是低鞍位的4×2牵引车,鞍座高度降低了25厘米,可以把货厢的内径做得更高。

  “我们就靠这两款车撬开了快递行业的大门。先后与韵达、顺丰、申通、圆通、百世等快递企业进行了合作。原来我们是‘双11’的看客,因为没有人用我们的车拉快递。而现在,每年‘双11’之前,我们都在全国范围内组织针对快递快运客户的走访,提供车辆的体检服务,一起备战业务旺季。”

“为天然气重卡代言”

  随着合作越来越深入,刘培民亦十分了解快递企业“降本增效”的内在需求。

  “近年来的走访中,我在向快递行业的老板和运营总监极力推荐LNG(天然气)快递物流车,希望天然气重卡能够在快递行业应用开来。”刘培民直言不讳,“整个快递行业面临着成本的压力,如何进一步降本增效?运营成本更低的LNG重卡值得考虑。”

  对于目前燃气车在快递行业使用率偏低的现状,刘培民分析说,一是因为目前燃气车的配套设施,如加气站比较少,不能满足快递企业的运营;二是企业担心气价不稳定带来更多的成本支出。“2007年发生了气荒,让不少客户心有余悸。但是经过2018年,特别是进入2019年冬季已有一段时间,我们发现气源是充足的,气价是稳定的,大家的这种顾虑正在打消。更重要的是,LNG的运营成本远低于燃油车。”

  刘培民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譬如说一辆4×2牵引车的百公里油耗为25升,同样动力配置的燃气车气耗非常相近,约为百公里25公斤。也就是说每百公里油(升)和气(公斤)消耗的数值是差不多的。但油价是每升6元多,即便是物流公司和加油站签有长期协议,也在5元以上;而天然气的价格平均都在每公斤4元以下。同样跑100公里,燃气要比燃油节省25元。快递车辆一年大约运营30万公里,就可节省的消耗7.5万元。着眼于一个企业和整个行业,节省的成本就不得了了。”

  “如果担心加气不方便,那就可以针对不同的路线去精准布局,不要笼统地判定使用方不方便。如果一个区域,比如中国的西北能够很好地满足加气需求,那就在西北更新和新增LNG快递车辆。如果某一条干线沿线的加气站能够满足运营,就选择这条干线使用燃气车。另外,我们最大的气瓶到了1350升。装上气瓶后,只需要隔1000~1500公里有一个加气站,就可以满足干线的运营。

“互为用户,合作才长远”

  中国重汽重视快递领域的用车需求,刘培民也透露了二者互为客户的合作关系。如今,快递企业不但在购置车辆方面与中国重汽合作,更是深入到了重卡的厂内物流环节,以及后市场零部件的配送环节。

  “我们作为一家工业企业,业务也在不断转型,厂内物流的合作是一方面,我们还有零部件配送的快递需求。现在我们已经和快递企业,如顺丰,在汽车后市场有了深入的合作。目前,在备件物流业务方面正与顺丰开展合作。我们的服务IT系统也已经与顺丰的系统进行了对接。虽然价格高一些,但是时效得到了保证,服务备件的物流过程实现了可视化,这是我们和服务站非常乐于接受的。用户车辆的服务时效有了提升,服务体验也更好。”

“走出去,天地广阔”

  从重汽“走出去”的角度看,快递业“走出去”又有哪些经验可以借鉴?“一方面,作为快递企业来讲,应该增强走出去的意识,外面的天地是很广阔的;另一方面,不要把视野局限在传统的小件仓储递送业务上,应该放宽视野,去着眼于如何为中国的装备制造业服务,带动中国的制造业‘走出去’。”刘培民说。

  从制造业的角度,刘培民进一步阐释:“我觉得快递可以为包括中国重汽在内的山推、柳工、三一、徐工、中联重科这些工程机械企业提供一些帮助。比如建立海外仓,不要简单理解成去建一个仓库,仓库里可以自动分拣一些体积或者重量比较小的货物,不要受这个局限。快递完全可以做出一个平台来,为大型的机械设备‘走出去’创造条件。比如,可以设置一些前置仓。重汽在发展中国家市场比重较大,但这些国家经销商的实力和规模比较小,没有办法备货,实现资源迁址,只能是客户的钱到了,然后从中国发货,这样势必导致周期长,制约市场销售额的提升。如果我们换一种打法,比如‘三通一达’、顺丰在境外有为制造业服务的前置仓,重汽就可以把货物放在保税仓库里,客户有需求的时候,直接提货。而且有快递企业的背书,我们的风险也可以降到最低。”

  “未来,我们希望能够和快递企业一起携手,走出国门。”刘培民说。

点击关键字阅读相关文章: 文章来源:快递杂志
阅读
收藏

评论

评论内容最少2字,最多200字
同步到在路上
说说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