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到在路上
http://www.yunshuren.com/article-19284.html
复制链接到微信中
取 消
EN
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运输装备 > 企业访谈 > 四维图新程鹏:持续研发高投入 “冬练三九”等春来

四维图新程鹏:持续研发高投入 “冬练三九”等春来

2019-07-02 09:31:37

  目前,很多自动驾驶企业已经开始迈入商业化阶段,随着L2级自动驾驶汽车的加速落地,L3级自动驾驶量产的号角也已经吹响!

四维图新程鹏:持续研发高投入 “冬练三九”等春来

  据 IHS Markit的研究显示,未来20年内,自动驾驶汽车的普及率将呈滚雪球式的速度增长,自动驾驶汽车到2040年,将会有26%的新车拥有自动驾驶能力。与此同时,自动驾驶汽车的到来,以及衍生出的新服务,将有望创造一个新的蓝海市场。

  自动驾驶广阔的发展前景,吸引着一众玩家进入。早在2015年,四维图新就成立了自动驾驶实验室,基于长城的车辆平台搭建了自动驾驶汽车,在包括车辆自动控制、体系结构、智能驾驶决策算法、环境感知算法在内的自动驾驶技术领域方面合作布局,推进自动驾驶技术的早日商用。 

  到2017年,上市七年的四维图新首次将打造“智能汽车大脑”的战略愿景写进公开报告当中。在今年的亚洲国际消费电子展(CES Asia 2019)期间,四维图新牵手lbeo、亮道智能,同时“联姻”德赛西威,为实现L3/L4自动驾驶的商业化落地而抱团一起发力。

研发费用A股市场排第一

  根据四维图新发布的2018年财报显示,四维图新2018年营收21.34亿元,净利润为4.79亿元,同比增长80.65%。其中,四维图新在2018年投入的研发费用为12.76亿元,同比增长46.13%。

  通过四维图新连续几年发布的财报显示,其研发费用一直在全A股的上市公司里面排在前几名,2018年排第一。四维图新CEO程鹏表示,持续高投入研发是必不可少的,主要集中在高精度地图、自动驾驶等新业务上。

四维图新程鹏:持续研发高投入 “冬练三九”等春来四维图新CEO程鹏

  虽然从去年第四季度到现在为止,我国整体汽车销量增速下滑,行业拐点出现,但在程鹏看来,整体对四维图新影响不大。这是由于四维图新的客户群体主要以车厂为主,智慧城市为辅。同时,业务向两大方向聚焦:一是聚焦中高端;二是聚焦出行服务(类似于滴滴的形态,以及自动驾驶)。

  此外,四维图新还围绕智能汽车构建了“芯片+算法+软件+地图”的全面布局,中长期来看,四维图新持续的研发投入正逐步进入“开花结果”阶段,芯片业务如MCU、TPMS等新产品也逐步进入量产期,其诸多新业务正处于从1到N快速落地的发展阶段。

自动驾驶发展的三大瓶颈

  另外,在自动驾驶地图商业化的关键节点,四维图新拿到了首个关键的量产订单。2019年初,四维图新与宝马签署了自动驾驶地图及相关服务许可协议,将为宝马集团所属品牌在中国2021年—2024年量产上市的新平台提供面向L3及以上自动驾驶系统的自动驾驶地图产品及服务。

  在今年4月份,四维图新领投了国内ADAS企业MINIEYE的B轮融资。对于当前自动驾驶的发展,程鹏认为:“其在发展过程中有三大亟待解决的瓶颈,一是高精度地图,能不能实时监测现实世界的所有变化;二是传感器的质量与成本,能不能做到量产的质量和成本要求;三是公共系统的安全能不能过关。”

  围绕着三大瓶颈,程鹏介绍称,目前四维图新都在去解决,其中,对于高精度地图,这是四维图新的主航道业务,未来将可以实时监测三维世界的变化;对于传感器,四维图新会去投资与合作,比如,之前投资或并购的视觉类公司,以及刚刚与Ibeo达成合作;对于公共安全等级,每一个在里面的厂家,都会在不同的部分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四维图新会把我们这部分贡献好。

  针对当前车市环境,自动驾驶领域具体有哪些新变化?地图企业面临的新机遇与新挑战又有哪些?又将会有哪些新布局?在盖世汽车近期发起的“C Talk 奋斗2019”高端访谈中,程鹏给予了详细阐述,以下是采访实录: 

  从四维图新去年的财报来看,整体增速比较快,请您详细介绍一下增长点主要有哪些表现?

  程鹏:利润比净现金流高一些。通过我们连续几年的财报,可以观察到我们的研发费用都在全A股的上市公司里面排在前几名,去年排第一。研发费用占百分之五十多,这是一个怎样的想象呢?就是重度研发。对于一家经营公司短期来说,肯定是有很大压力,但通过重度研发新产品,新产品一直在行业里面进行创新,将会占据行业领先地位。

  但同时,可以看到我们现在大力投资的芯片、高精度定位等短期内都产生不了利润。怎么办呢?价值认可。我们从二级市场拿到一级市场去进行估值。去年我们做了一个拆分,比如,我们新成立的四维智联就是车联网业务的拆分,拆分后市场会给一个估值,由于这些新技术都是稀缺资源,且这个技术全世界可能只有一两家,国内可能只有一家。但这个新技术短期产生不了利润,没有收入怎么办?一级市场会进行一个估值。去年利润比净现金流多,就是因为有了新的拆分估值造成的。从长期来看,最终还是会形成收入和利润。

  总结来说,作为商业公司,这是我们走的独特的一条路,第一步,行业领先地位;第二步,市场给定估值;第三步,带来收入和利润。

  收入与利润您觉得有时间表吗?

  程鹏:看市场变化了,我只能这么说势头还不错。比较幸运的是每年有好几个事业部研发出的新产品线,到现在为止都是行业第一第二。

  为什么四维图新的创新能力会这样强?它的创新土壤从哪里来的呢?

  程鹏:我们的员工都很积极,都跟打了鸡血一样。主要来自公司企业文化,但是这个有点虚了。我们在打造自己的公司时,首先公司的大方向是什么?我认为第一,靠创新,靠创新拉动整个公司的发展前景;第二,国际化,现在产品不断往国外走;第三,上云,我们的业务和商业模式转型,原来卖一张图、一个芯片,把这些东西都往云上搬,所有的东西都要联网,要软硬一体化,要前后端结合。很多大战略都是在创新的过程中慢慢摸索出来的。当然,一个团队怎么保持创新的心态,这个还是有很多具体的工作要做的。

  四维图新所在的这个行业是一个竞争特别市场化的行业,而且外资还是比较强的。四维图新是如何杀出来的呢?

  程鹏:是的,这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充分竞争的市场,往往能杀出血路的就是一条英雄好汉。现在我们的竞争对手也不一样了,以前可能是那几个传统的地图商,现在我们的竞争对手是互联网公司,而且是最好的那一两家互联网公司。

  团队还是很有危机感,就相当于我们在河里游泳,后面有三条鳄鱼在追我们,相对来说我们的体量还是不够的。

  2017年您提出要做智能汽车大脑,这三年来都是围绕这个来做业务布局,有哪些是您当时没有预判到的?

  程鹏:唯一没有预判到的,是没想到发展这么快,没想到我们的团队这么牛。经常会有团队给我惊喜,比我预测的还要好。原来我跟他们提的几年做到中国市场第一,结果有一些部门做到了全球第一。我们许多产品目标是通过功能安全等级,结果超出我的预期;比如,车规级芯片很难能做到平均两次就成功量产,结果我们一次就量产了,检测时全部通过。

  团队的能力其实超出了你当时的预期。 

  程鹏:应该是成长速度。我们公司的员工并不都是清华、北大的学生,我们每年招有150个至200个应届生,以硕士为主,大部分都是像中科大、武大、华工大、哈工大、北理工等,我们公司典型的画像就是有数学或者是工程背景的“钢铁直男”,基本上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代表。学历特别高也有,像我们CTO就是斯坦福的博士,不过这种很少。所以,可以说我们公司典型的画像还是吭哧吭哧埋头苦干的这样一群“钢铁直男”。

  所以工程的特点在四维图新里面是特别常见的。

  程鹏:特别典型。用我们客户的评价来说,我们公司的人第一个大的特点是“交付大于承诺”,就是说的时候比较保守,但是交付的时候能超出你的预期。他们对我也是这种态度,也是偏保守,有时候说可以做到100,结果做到120,给了我一个惊喜,对客户也是这样,交付是大于承诺的。

  第二个特点,都是把公司当做自己人生的一部分。不是说当做事业的一部分,而是当做人生的一部分去对待。我们选人的标准就是这样,要热情、责任、创新、正直。

  把它当成人生的一部分与把它当成事业的一部分的差异在哪里? 

  程鹏:差异就在于是你个人的成就还是团队的成就。如果是作为你的事业,那你觉得这是个人的成就,但是作为人生命运的一部分,会觉得我跟这群人在一起工作很有意思。

  您曾经把四维图新定义为独特的跨互联网和汽车的公司,您刚才描述的很多还是偏工程类的,有哪些典型的特点?

  程鹏:我把四维图新定义为B2B的科技公司,B2B可能是传统车厂的文化,科技公司可能是接近互联网公司的文化,但是我们准确描述就是一家B2B的科技公司。

  大家都有很多的热情,负有责任,我们要保证用户的安全。通过大量的测试保证安全,这属于传统的B2B公司的特点,包括交付,我们很认真的做交付,比如1月1号交付就是1月1号交付。

  您认为五年之后的四维图新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

  程鹏:现在是一个B2B的科技公司,而以后就是一个牛逼的B2B科技公司。

  您怎么看5G?

  程鹏:到现在为止,5G还没有特别好的应用场景,可能自动驾驶算是第一个比较好的应用场景。但同时,很多东西都是在基础设施建好以后在上面创新。当基础设施建好以后,就会发现很多新的东西在上面长了出来。

  在数据的土壤上,它丰富到一定程度就会长出很多的东西。比如四维图新的新业务“桩家”,就是团队自己想出来的“idea”。四维图新内部审批创新计划项目有四条标准,一是用户痛点有没有?二是商业价值有没有?三是社会价值是不是正导向?四是适合不适合四维图新?只要满足了以上四个标准,那就可以投入研发和实施。

  中国所有的上市公司都缺一个把主业干好的CEO,您还是挺幸运的是吗?

  程鹏:我们现在叫软硬一体化,做数据的人来做软件,做软件的人来做硬件,我们是用这种策略。因为我们往下一沉,他们就慌了,好像你做的东西跟我们不一样。

  其实思路和打法也都完全不一样。

  程鹏:对,思路不一样。因为我们传统是一帮做数据的人,做数据的人对大数据的理解非常深,他去做软件肯定算法比做软件的好,那么做软件的人做硬件,他设计的东西跟别人是不一样的。

  这个对于边界的扩展,对于团队的要求是很高的,这块是怎么做的呢?

  程鹏:第一大来源收购,我们的管理层差不多有一半是收购来的,收购来的公司融进我们的团队;第二大来源自我培养,我们叫“御林军”,从毕业就来到公司,这方面华为是典型的具有代表性的公司,他们在这里面的人最多;第三大来源合作伙伴、客户和供应商,他们觉得我们还不错,加入我们。

  所有的核心业务在拓展时,业务和人才紧密相关。没有人才,业务就无法做起来。如何把团队打造好,我花了很多精力在做这件事。第一,就是选择战略方向,到底哪些东西要做,什么时候做,怎么做优先级,这是我的主要工作之一;第二,选人、用人,团队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团队,利益如何分配,企业文化如何建设,如何从共同利益变成共同目标,再变成共同命运,这是需要花很长时间去打造的,这也是每个公司的CEO都应该干的。

  在业务布局上,我们看到四维图新的竞争对手,全球性的公司比较多,而且他们很生猛,四维图新在持续发展过程中明显的优势有哪些?

  程鹏:我觉得自动驾驶处于第一梯队的还是Waymo。一些车厂比较好的有宝马、奔驰、特斯拉、Cruise在第二梯队,我们在第三梯队还是排得上的。

  四维图新在持续发展过程中,我们的优势不是单个产品供应商,而是整体能力和变形能力,就是公司做什么产品,然后对市场反应如何,我认为它是一个整体能力。

  您觉得中国现在的自动驾驶发展有没有泡沫?

  程鹏:泡沫肯定有,因为很多投在不该投的地方,该投的地方不投,所以不该投的地方投了就有泡沫,该投的地方没有投就有坑。

  您觉得中国本身的芯片技术发展上有哪些瓶颈?

  程鹏:可以从它业务流程来看,第一个是晶圆制造,在质量方面有差距;第二个是设计,芯片设计能力方面一些公司已经有了,但是芯片里面选的IP核心的算法大部分还是用的国外的,因此第二个要去解决的就是设计能力加上IP核心软件能力;第三个是应用场景,我们现在专注的是车载场景,比如中控、胎压传感和功率,这都是在车载里面找到的几个应用场景。   

  现在业内都在提“走出去”,能否介绍一下四维图新在这方面的进展?

  程鹏:我们是第一家去欧洲并购公司成功的软件企业。现在也有计划到别的国家发展,目前在新加坡、硅谷、日本都有做对接服务的办公室,但是没有大规模的业务。大规模的业务主要还是在中国和欧洲。

  这个主要是因为跟车企的合作走出去的吗?

  程鹏:很多是大客户带着我们出去的,因为客户发现我们在中国做得很好,比别的国家做得好,他就把其他国家也交给我们做了。

  这种策略是不是有点像“借船出海”? 

  程鹏:这船也不算是借的,是自己削的独木舟,而且也没人帮忙,感觉是划着独木舟在前行,也借不上“一带一路”,因为我们的市场的方向不在这个方向。但我们也希望借着政策的东风有一些新机遇,也计划到新加坡东南亚看看有没有新的机会。

  车市5月份的销量数据显示依然在下滑,对四维图新的业务是否有影响?今年的预期如何?

  程鹏:短期影响肯定是有的。越是在过冬的时候,我倒觉得不是坏事,利用这个机会我们可以锻炼自己。市场上洗洗牌,挤一挤泡沫,真正剩下来的才是好汉。我们在年初时,就提出“冬练三九”,先把身体锻炼好,等春天来的时候我们先活过来。

转载文章,不代表本站观点。

点击关键字阅读相关文章: 文章来源:转载
阅读
收藏

评论

评论内容最少2字,最多200字
同步到在路上
说说你的看法...